千江子

杂食生物

百字盲狙上海卷大•失•败

路明非从来没想过他会被别人所需要。

他现在背着楚子航,跑得却比一匹脱肛的野马还快。
偏偏这个时候路明非还有心思去想些白烂话。
叫什么来着,人靠衣裳马靠鞍,狗配铃铛跑得欢。虽然这个铃铛并不会发出一连串的清脆声音。
现在不认识他的杀胚铃铛在他背上睡得很香。
这就很好。
什么奥丁,什么屠龙,都他妈放一边儿去吧。

背上的重量有轻微的变化。
楚子航醒了。
然后路明非感受到脖子处传来热意。
是楚子航用手臂圈住了他的脖子。
那一瞬间路明非还以为楚子航在记自己跟他打了一架的仇要掐他的脖子,然后他反应过来,这只是为了让自己跑得轻松一点。
楚子航甚至还刻意把自己调整得轻了一点——具体是个什么名称路明非也不清楚,反正他感觉自己背上的重量一下子轻了一截。
这都什么事儿啊……路明非叹了口气。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