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子

杂食生物

写手20题

感谢 @死死十六 的邀请。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千江子。
由来是“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非常喜欢这句。
很长一段时间名字都用的这个。
然后因为有的地方实在写不下的原因,取了开头两个字,加了一个“子”,变成了现在的名字。

02 大概是什么时候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要真说“从事写作”的话肯定是从未开始过。
开始写作的话,应该是四年级,写了一些类似“小说”的东西,非常糟糕。
“继续写下去的动机”其实是逃避现实。具体也不是很想多说……很糟糕的事情了。

03 觉得自己的固定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想要写得很华丽但却力不从心最终只能一笔带过”,就是这样的文风。
别人的看法……没人看我写的东西。

04 早期的文章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这之间的差别。

非常大。
现在的我无法静下心来认真写东西。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数条线潜藏在地下交织成网,最终在揭露真相的一刻,线也破土而出,带着读者回想起之前文中的细节……我在说什么。
总之比较喜欢这种文,可惜我做不到。
还有那些描写非常细腻但却不让人觉得冗长无趣,能够一下子在脑内准确地想象出来的文字,我是非常羡慕的。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

没有什么很擅长写的,都很苦手。
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嘻嘻哈哈没有深度的,因为比较好写。

07 觉得自己最不擅长写什么?

正经的和严肃的。我是一个认真不起来的人,让我写严肃的东西我没法感同身受。

08 你写一篇小说/文章要费多少时间?

看有没有灵感吧。
有的话大概三个小时,没有的话一年。

09 在开始之前会有多少分钟准备呢?

没有,从来都是想写就马上抓起来写,因为不写的话马上就会忘记。

10 在创作时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对你的困扰?

有,必须半夜躺在床上写,不然就写不出来。
令人非常困扰,有一次写到四点,起床后感觉脊柱都被抽走了一样。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以前是兼具,因为没有手机,现在是打字派。
工具是易码字和手机自带的备忘录。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和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有。

13 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什么都喜欢写。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梦枕貘,《阴阳师》系列我可以看上几百遍。
虽然很遗憾但我还是要说……没能影响到。影响到的话我也不会写这么差了。

15 你有梦想过你是作家,或者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想过,该梦醒了。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吗?

以前写小说的时候可能会写着写着想哭。
当然,是一些只写给自己看的东西。因为完全是把自己的过去写出来,而偏偏我是一个擅长记仇的人。
当然,如果我拿给别人看的话,别人会觉得我写的是垃圾,一文不值。
最特别的回忆就是别人说“写你的狗屁小说”。是有血缘关系的人。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如何?

不喜欢。
日产1500+那个时候(虽然字数上不多但是考虑到我的懒惰已经很了不起了)只是因为不写就活不下去,所以才写,仅此而已。
热衷的话是接近疯狂的程度。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刚刚翻了一遍自己写过的东西。
没有,真的没有我最喜欢的。

19 喜欢自己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改变吗?

不喜欢,希望以后能描写多于叙述。

20 请点名
我没有认识的人,就不点了。

靖苏记梗 底特律AU

仿生人梅长苏!
也不是很完善的脑洞,就是一个梗。
萧景琰对仿生人的态度有一点类似Hank,表面上厌恶仿生人,而内心对这个世界很失望。
林殊本来是人类,出了意外(这个意外我还没想好),意识被蔺老爷子移植到了仿生人身上。
不是用林殊的思考方式和记忆捏AI,就是移植了意识到仿生人身体上去!
那长苏肯定是一醒过来就把自己free了(……)
因为意识移植到仿生人身上的话,思维&计算部分的结构肯定是和普通仿生人不同的,所以蔺晨要经常跑过去帮长苏检修。

实际上是想看仿生人长苏,能够冷静计算全局让一切都尽在掌握的仿生人却算不出自己以前竹马的一举一动……妙!(我觉得各位看官是肯定不会觉得这个梗妙的)
还有就是……想看长苏表面波澜不惊实则被头发盖住的LED疯狂红圈!

百字盲狙上海卷大•失•败

路明非从来没想过他会被别人所需要。

他现在背着楚子航,跑得却比一匹脱肛的野马还快。
偏偏这个时候路明非还有心思去想些白烂话。
叫什么来着,人靠衣裳马靠鞍,狗配铃铛跑得欢。虽然这个铃铛并不会发出一连串的清脆声音。
现在不认识他的杀胚铃铛在他背上睡得很香。
这就很好。
什么奥丁,什么屠龙,都他妈放一边儿去吧。

背上的重量有轻微的变化。
楚子航醒了。
然后路明非感受到脖子处传来热意。
是楚子航用手臂圈住了他的脖子。
那一瞬间路明非还以为楚子航在记自己跟他打了一架的仇要掐他的脖子,然后他反应过来,这只是为了让自己跑得轻松一点。
楚子航甚至还刻意把自己调整得轻了一点——具体是个什么名称路明非也不清楚,反正他感觉自己背上的重量一下子轻了一截。
这都什么事儿啊……路明非叹了口气。

【百糖靖苏第五十日】对牛弹琴

百糖靖苏


作者:千江子-万里无云万里天


原稿被老师没收了,这是凭着记忆大概写出来的,应该没有初稿好。

大概是第五十日吧,妇女节发的。

1

萧景琰最近很委屈,但是他不说。

他感觉最近全世界都有事情瞒着他。

而且这件事情似乎和自己和自己的谋士梅长苏都有关……

萧景琰怎么问都问不出结果,他很郁闷。

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问了自己的母亲,结果一句“你能不问吗?”就把他打发回去

了。

好,那我不问了,你们都瞒着我,哼唧,我不开心了。

萧景琰很郁闷,他觉得自己不是静妃亲生的。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梅长苏的父亲是故人——惹母亲伤感的故人——故人之子——!!!

……难道苏先生是我同母异父的兄弟?!不然为什么母亲说苏先生是故人之子?!还一想到故人就觉得感伤!

怪不得苏先生要来辅佐与我原来竟是与我有血缘关系……


2

萧景琰最看不得梅长苏这副淡然冷漠的样子。

那是卫峥!是小殊身边的副将啊!是小殊……

……我想小殊了。

萧景琰突然很想在梅长苏的脸上看到属于冷漠之外的情绪。

于是他捧起梅长苏的脸,狠狠的吻了下去。

他满意的松开梅长苏,看到自己谋士那双淡如星的眸子里第一次出现了慌乱这种情绪。

这是真实的,属于梅长苏的情绪。

他突然觉得自己着了魔,要不然怎么会喜欢上小殊之外的人?

他想看见梅长苏眸中写满慌乱的样子,想看他在自己身下时羞耻的红脸,想看他被狠狠欺负时泫然欲泣的样子。

于是他又吻了下去。


3

“景琰,你说你是不是一点都不了解我,要不然我都放出那么多线索了你还是没猜出来。”梅长苏靠在萧景琰怀里,想着以前的事情,不由得不满地嘟起了嘴。但这副模样被萧景琰看在眼里,就是大写的“可爱”两个字。

于是萧景琰也嘟起了嘴:“谁叫我一到你面前就变傻……”

“我有时觉得我真是在对牛弹琴……还是头大水牛。”

“是啊,我就是你的大水牛。你看我那么笨,离开了你我肯定什么事都做不成,所以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萧景琰一双鹿眼已经有点水汪汪。

“好,我不离开你。”笑意与承诺一起,融化在双唇之间。



爱糖,爱靖苏。

爱净世破魔糖,不爱暴雨梨花刀。

不需要污金丸,也不需要情丝绕。

爱撩,就不污。

我们不是糖的搬运工,我们是糖的生产者。

靖苏百糖活动。

我们代表靖苏甜党,齁死你。

招募一起共建甜党伟大事业的太太们~文画MV不限!

拒绝一切假冒伪劣HE,拒绝发刀

糖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LOF的ID 入群要求有靖苏产出哟!

【靖苏】物语系列第一发

原定于三月八日发布的百糖靖苏。
后来有了新题材。
于是靖王府和苏宅的那些东西都成精了。
茶壶:哼唧
每次靖王殿下来时
我都得装一肚子水
一点味道都没有
不嗨森

碗:啊宗主要亲上我了
卧槽萧景琰你这是要干啥别妨碍宗主亲我
卧槽我被萧景琰亲了
卧槽他把那口药口渡给宗主又来亲我了
这算间接亲吻了吧
啊啊啊啊啊被宗主间接亲了好开心

朱弓:嘤嘤嘤阿殊我好想你你终于回来啦
萧景琰你个木头啊呸你简直是头水牛凭啥不让阿殊碰我
你们俩不是关系最好了吗
怎么到现在还认不出来
说实话阿殊这次回来比之前白多了
就是眼皮上有道小疤
但是看起来更帅了

翔地记:宗主居然在我身上写批注了!还说我写得好!
被宗主夸了我好开心啊!
靖王麻麻也很漂亮( •̀∀•́ )
靖王把我身上的批注拆下来又重新组合了还是啥都没看出( •̀∀•́ )
傻孩子( •̀∀•́ )

梳子:天哪靖王殿下拿着我给阿苏梳头发了啊啊啊啊啊好开心啊
噫靖王殿下你手放到哪里去了
啊啊啊啊啊!你怎么可以拿我梳那种地方!

黄瓜:……我好像走错片场了

砚台:飞流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用力拿墨磨我好不好(ಥ_ಥ)
还是宗主待我比较温柔(ฅ>ω但是宗主好像最近待那个叫萧景琰的特别好?!
哼唧!我吃醋了!

靖苏梦梗

我踏马居然梦见了一篇完整的靖苏文!!!!
快递员萧景琰x不知道干什么的梅长苏
梅长苏发烧了
然后穆小王爷赶来戳了一下梅长苏的左眼和膝盖结果长苏发烧就好了【……】
梅长苏有个神奇的能力就是可以把身体弄得很热或者很烫但就是不会伤及性命
长苏打电话给萧景琰说我想送快递
景琰说憋闹
半小时后长苏就拎着快递盒出现在了景琰面前
景琰懵逼
然后长苏说来快把我关进冰柜
景琰懵逼x2
长苏翻个白眼表示你咋这样呢你
然后自己走进了冰柜
二十分钟后零下一百二十度的梅长苏出现在了萧景琰面前
景琰懵逼x10086
长苏送快递直接瞬间转移到别人家里还顺便吓了一下人家
专挑贪官污吏家送快递然后顺便偷点东西啥啥啥
我的妈我真是太勤奋了
梦里还在写【看?】文
如果某篇文写的就是这个请不要大意的告诉我

【靖苏】then dieing

厕所读物系列
高能预警,虐不虐看个人
因为后文联动靖苏冬未了大坑所以这个也打了靖苏冬未了tag
声明:人物来自原著,只有脑洞属于我
===================

——我是谁?
——你是梅长苏。
——……不。

1.
“我说了,他已经死了!你就别挂念了!”
蔺晨无奈地看着面前一脸执着的靖王……或者说是当今皇帝陛下。
堂堂天子,不远万里赶到琅琊阁只为找到一个人,真是有意思。
“那你就把他的尸体给我。”
蔺晨一脸“卧槽你说啥”的表情,“我没听错吧?当今皇帝陛下该不会有恋尸癖吧?他尸骨无存,具体有没有魂飞魄散我就不知道了。”

2.
“长苏。”他在一声温柔的呼唤中醒来。
“你是谁?”
“我是萧景琰。”
“那我是谁?”
“你是梅长苏。”

3.
蒙挚听到了一些宫中传言,说如今皇帝陛下对一个男人特别好,他就带着几分愤怒的赶到了皇宫。
小殊死了才这么点时间他就移情别恋了?
结果看着萧景琰身旁那个饶有兴趣看着自己的人,蒙挚差点懵得说话都变了调。
“他是……”
“怎么,蒙大哥才这段时间不见就忘记他了吗?”

4.
飞流一脸惊惧的看着面前的人。
“苏哥哥,不是。”

5.
又是一个夜晚。
“长苏,我给你讲讲你以前的故事吧。”
“……好。”
于是萧景琰就聚精会神的讲了起来,没有看到对面的梅长苏眸中一闪而逝的暗色。

6.
萧景琰讲着讲着,就将梅长苏搂入怀中。
梅长苏默默推开。
“长苏,你这是干什么?”萧景琰的眸中闪动着点点不满。
“陛下当应知道,梅长苏早就死了。”
“陛下只是把我当做他的替身而已。”
“陛下当真以为通过他生前最喜爱之物可以将他召回来吗?不过是一具躯体,三魂七魄都散了大半,又怎么可能会是原来那个人呢?”
“那你是谁?”
“我在此奉劝陛下一句,”梅长苏面无表情,“若想与他再续前缘,还是放弃吧,他已经转世了……”
言罢,梅长苏直接抽了萧景琰的佩剑,准确无误地捅进自己的心脏。
“有本事就追随他而去。”

7.
四月五日,大梁国丧。

8.
胡歌收到了一个快递。
“……剧本?”
“这是什么剧来着……《琅琊榜》?”

求评论蓝手红心(ಥ_ಥ)

【靖苏】must keep singing 1(现代乐队au)

灵感:苏打绿《must keep singing》

萧景琰想组一个乐队,他做键盘手,林殊做主唱。
不过那也只是曾经了。
他们的确组了乐队,也的确成功了。
还没来得及享受成功的喜悦,就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
林殊死了。死在国外。死于一场火灾。
这次火灾被定性为意外事故。饶是萧景琰作为局长之子,也没有追究的权利。
但萧景琰执着的认为那不是意外。
谁知道为什么林殊好好的酒店里不待会去到那么远的地方?

但,乐队还要继续,那是林殊唯一的愿望。
如果这样就放弃了,林殊大概会恨他吧。
于是乐队开始招收新主唱。可惜,没有一个能入萧景琰的法眼。
贝斯手穆霓凰曾经吐槽过萧景琰要求太高。
萧景琰的回答是:“这是小殊生前唯一的愿望,如果我把这个乐团搞砸了,我死后怎么面对他。”
语气淡淡的,带着不可忽视的力量。
梅长苏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了萧景琰的视线。

“您好,请问是赤焰的键盘手萧景琰吗?我想……来试试。”
萧景琰带着几分狐疑打量着站在他们练团室门口的男人。
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只是太过瘦弱,看起来肺活量并不怎么大,看不出是个唱歌的料。
在一番打量后,萧景琰还是将他带进了他们的练团室。
“又有人来了?谁进了我们萧大少的法眼?”
“霓凰,别闹。”萧景琰有几分无奈,转头对梅长苏道,“这是我们电贝司手,穆霓凰,脾气就这样,不要太过在意……那你叫什么?”
“梅长苏,苏醒的苏。”
是从地狱苏醒回归的苏。

新坑求资次球哈特球小蓝手

【靖苏】博物馆(糖,短一发完)

两人都是千年老妖怪啦可以尽情秀了
其实lo主挖了一个很大的坑看tag就造了
灵感:苏打绿《博物馆》
建议搭配此曲食用

梅长苏曾对萧景琰说:“草民心中绝对只有陛下一人。”
“梅卿此话可当真?”萧景琰的脸被烛火映着,一双眸子看不出喜怒。
“自然是绝无半点虚假。”
“呵。”萧景琰冷哼一声,“你骗了朕那么久,再欺上一时又能如何?”
“…”

————————————————

“景琰啊,你知道吗,我的心中有一座博物馆啊。”梅长苏将头枕在萧景琰的大腿上,笑得肆无忌惮。
萧景琰苦笑一声,这人也就醉酒之后才会如此放肆,平常的操持修养全被几瓶酒丢到了九霄云外。
此时他却被梅长苏口中的话摄住了心神,“什么博物馆?”
梅长苏笑笑,直接递过一只耳机,就是不说话。
而我,当我陈列出你的缺点,却发现自己已成为一座想念的博物馆。
博物馆。
“里面有好多你啊…”梅长苏笑得怀念,“有小时候与我一起玩耍的你,有我出发去东海之前那个答应要帮我带回珍珠的你,有认出我后那个悲喜交加的你,有我去北境之前红着眼睛与我告别的你…”
“当然,最喜欢的,还是现在的你。”
萧景琰看着拖着长长的线将两人连接在一起的耳机,脸上漾起了一抹温和的笑意。
“我也是。”
但很快声音又变得闷闷的。
“长苏你还是留回长发吧,那样好看。”
梅长苏换了个姿势,趴在萧景琰身上,嘴角上挑,手在萧景琰胸口画着圈,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怎么,短发就不好看了?跟我一起待了这么多年看腻了是不是,那你别要我了你去外面随便找个女人吧。”
“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被养刁了,不要别人,只要你。”萧景琰直接一个翻身把梅长苏压在身下。
“地狱归来,不可久留,没想到一留就留了一千多年…苦了你了。”梅长苏闭上眼睛,似乎在回想过去。
“讲什么苦不苦的,你与我本就如同一人。”
End.

我下海啦求评论指出不足啦求哈特求赞赞啦

靖苏记梗 朱砂与水银

朱砂:硫化汞,加热到一定程度后会析出水银,也就是汞
这个世界多了一类“人”→化物,一般情况下化物都有异于常人之处,林殊就是,小火人(朱砂摸上去是温暖的因为集中了大量阳气)
林殊临走之前在景琰胸口上留了一颗朱砂痣 相当于林殊本体的一部分 因为是从自己身体里分出来的所以右眼就留了一道疤
死了就会消失 后来这颗痣没有消失,而是变成了银色
景琰懵逼了好久 不知道发生了啥 也不知道林殊死了没
后来化身成水银的长苏出现了
碎骨拔毒相当于把朱砂中的杂质去除变成纯水银
长苏以水银有毒为借口死活不肯让景琰离他太近 还有一个原因是水银一加热就会变成黏糊糊的液体,大概三十度就可以了
讲话讲到激动的时候长苏眼睛里会闪过一道银光23333
后来跟言阙瞎扯吧扯吧的时候言阙说到朱砂一加热就会变成水银balabala…景琰懵逼.jpg
然后的剧情大概就是酱酱酿酿黏糊糊的水银日常
然后酱酱酿酿的时候长苏真的是快化成一滩春水…